咨询热线
158-5577-1356

您现在的位置是:汪军律师网>合同纠纷>内容页

行为构成犯罪,民事合同效力问题

来源:网络  作者:未知  时间:2015-12-07

行为构成犯罪,民事合同效力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王闯法官2013年12月26日在人民大学作精彩报告买卖合同纠纷审判实务若干问题。其中一段谈到了行为构成犯罪,民事合同效力的认定问题,以下摘录该部分报告内容:

  根据《合同法》第52条第一项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的,合同无效。审判实务中会遭遇这样的问题:甲是民营企业,乙是国有企业,甲欺诈乙,可能导致合同无效;但反过来,如果乙欺诈甲,合同是可撤销合同。那么,民法的平等原则又体现在哪里呢?国有企业能代表国家利益吗?这里的国家利益到底指什么呢?也许立法者当时是为了宣示国有资产保护的重要性。但在审判实务中,如果法官将国有企业的利益理解为第52条第一项所规定的国家利益的话,似乎存在问题,导致法律适用的不公平。

  我个人倾向于认为,可否将第52条第一项规定的国家利益理解成为一种法益,即公法所规定的法益。例如,某企业去银行贷款一亿元,但事实上该贷款是通过欺诈而来。该情形在民法中构成欺诈,但是在刑法中可能构成诈骗罪。审判实践中经常会出现令人困惑的问题:一方面,刑事法官已经判决认定诈骗罪成立;而另一方面,民事法官认为该贷款合同是有效的。令人纠结和困惑的是:既然已经构成犯罪,为何签订的民事合同会是一个有效的合同呢?这与人之常情、社会通常观念不符。

  有观点认为,这没有关系,因为刑民交叉案件可以分开审理,互不影响;刑事案件处理属于刑法范畴,贷款合同属于民法范畴,合同可以认定有效。但是我个人认为,为了避免这种观念上的冲突和违反人之常情,是否可以认为将合同第52条第一项所规定的国家利益理解为一种公法所保护的法益?如果可以这样理解,那么在上述情形中,由于刑事诈骗行为构成犯罪而侵犯了刑法这种公法所规定的法益,因此属于损害国家利益,自然可以使用合同法第52条第一项的规定而认定合同无效。这里理解和处理,似乎更符合我们期许的刑民交叉案件而引导出来的价值取向。我个人不赞成在行为构成犯罪的情况下,还过分强调合同有效。我想,无论用什么理论依据来支撑这种合同有效,其都与人之常情相违背,这种违背值得我们反思乃至检讨。

  经过法律讲坛(微信号Q57641064)研究、归纳和整理,最高院相关案例确实存在行为构成犯罪的情况下,认定合同有效的情况,举例如下:

  1、最高人民法院业务庭编辑的《民事审判指导与参考》2012年第1辑中,编者观点认为:关于民刑交叉的问题:在借款方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或集资诈骗等罪的情况下,其与自然人订立的借款合同是否有效,实践中,有些法院倾向于认定借款合同无效,认为借款人已构成了犯罪,合同不可能有效。但我们认为,在此类借贷合同纠纷中,违反强制性规定的仅为借款人一方,认定合同无效并不有利于相应强制性规定规范目的的实现,并且认定合同无效反而有利于犯罪的借款人,因此应当认定合同有效。

  2、《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1年第11期的一则案例:吴国军诉陈晓富、王克祥及德清县中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民间借贷、担保合同纠纷案,其裁判摘要:民间借贷涉嫌或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合同一方当事人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的,并不当然影响民间借贷合同以及相对应的担保合同的效力。如果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审理并不必须以刑事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间借贷纠纷案件无须中止审理。

  3、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编的《商事审判指导》2011年第1辑中,农行康昂东路支行与被西藏华西药业、成都达义物业借款合同纠纷案,其裁判摘要:本案属于刑民法律关系交叉的案件,涉案银行的上级主管领导存在经济犯罪,虽然贷款流向与犯罪分子约定的使用方向一致,但没有证据证明本案贷款银行贷款过程中有任何违法犯罪问题。若非贷款银行明知经济犯罪的事实并指令借款人将所贷款项划转给实际用款人的情况,借款人的还款义务不能免除。

  4、最高院审判监督庭2010年编著的《全国法院优秀再审裁判文书精选》(法律出版社)第542-543页观点认为,当事人以内部工作人员涉及刑事犯罪为由,要求免除民事责任的,应当对其主张进行严格审查,既要考虑当事人自身对于犯罪行为防范不周所具有的过错,也要考虑对方当事人在交易中是否是正常的交易行为及有无过错。刑事生效裁判可以作为判定当事人意思表示是否真实、善意的重要依据,但不是决定民事行为是否合法、有效的唯一依据。

  在综合研究、分析最高人民法院不同审判庭相关审判意见及参考案例后,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李燚律师总结认为,该问题可归纳为一句话:在行为构成犯罪的情况下,并不必然导致民事合同无效,至少刑事生效裁判不是认定民事合同效力的唯一依据,当然也不应过分强调民事合同有效,最终依法解决纠纷。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